当前位置: : 主页 > 网络水军 >
网络水军、路在何方?
时间:2015-11-06 14:4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水军已有近十年的发展历程。舆论收紧,社交闭合,他们蛰伏;舆论松绑,社交开放,他们狂欢。不管你看见与否,他们就在哪里。 他们是网络时代的镜子,折射一个时代的全部气质和内核。他们是舆论的一部分,是舆论大潮的弄潮儿,也是浑水摸鱼者。 如今,大部分水军已退隐江湖。得得说,以前水军的核心管理层群有 200 人,如今只剩下 47 人。疯客团队中的骨干成员杨芋,曾将 “百度知道 ”营销做到极致。如今他在深圳一家 IT 公司打工,偶尔接点活外,平日已如一个 “打工仔”。另一核心成员成为全职妈妈,现正在做电话回访。而疯客的老大“商军”,本是技术男出身,如今也转型开了一家软件公司。 曾经的水军,在官方舆论中是十恶不赦的。《焦点访谈》曾称水军是“网络流氓”、“网络黑社会”。但在得得眼中,新时代的水军已经蜕尽莽荒,变得中规中矩起来。“我们现在只是捅捅娱乐圈和接企业广告,说白了是广告的一种延伸和必不可少的环节,公关界管这个叫口碑营销。” 得得甚至被蓝标等公关公司加入了职员名单,每次合作的费用,以劳务费的形式直接打给他。但他仍觉得水军是灰色职业,见不得光。“这个行业,做到极致,你都没法和别人骄傲地说出来。” 在水军行业,得得无法再找到自己的定位和价值,他选择了隐退。现在他正转型做一个关注 O2O 领域的自媒体。他觉得,水军和媒体,做的是同样一件事情——引导舆论,水军是毛细血管,媒体才是大动脉,才接近舆论的本质。 施襄也退出了江湖。他加入了一家名叫“微指数”的微信数据挖掘平台,半年时间,公司估值已过 2 亿。他享受着“累成狗”的创业生活。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充实的阶段,即便累成狗,也是一条 “快乐的狗”。 对于“梦想”,施襄说自己的梦想总结不出来,但可以描述出来:让每个人都可以买到货真价实、实实在在的东西。这与他曾经“水军之王”的身份格格不入。水军浮夸、激进、让世界变得更加浮华虚无,也让自己离诚实和真相越来越远。 施襄说,水军无疑是混淆者,但本身无对错、无善恶,是进攻的利器,也是自卫的盾牌,正如林肯说的,是人杀人,不是枪杀人。 “我不快乐,我放弃了水军行当”,施襄要打破原有的规则,进行一些破坏性的建设。他在“微指数”的平台上,公开了 500 万个公众号的粉丝数和报价数,并通过大数据计算其广告价值,对方的实际报价是否有水分,一目了然。 就像一个“作恶多端”的人立地成佛一样,施襄现在做的事,与他当水军时完全背道而驰。以前他追求 300% 的利润,现在只求 10% 的辛苦费。 网络上曾流行过一篇水军退隐江湖的诀别书,作者在文末留下一个疑问:水军在网络上发表的言论,不是真实意愿,而是被利益绑架。可是,现实生活中,我们有多少时候也被利益绑架,而言不由衷呢?水军为了利益,出卖了自己的言论;幕后的操控者,为了欲望出卖了自己的灵魂,哪个才是始作俑者? 如今,即便当年的辉煌已逝,也鲜有人再回头,看水下隐藏的是珍珠还是礁石。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