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: 主页 > 网络水军 >
微信时代:网络水军的蛰伏
时间:2015-11-06 14:4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微博真的没落了。当水军攻陷微博阵地,垃圾信息和广告刷屏的时候,用户终于审美疲劳了——谁都可以来一段广场舞的微博时代结束,微信时代掀开大幕。 微信时代,水军变得惶恐起来,半闭合的社交平台,水军几乎难以渗透。与得得、施襄一样的论坛和微博玩家,在微信面前无计可施。微信固若金汤的游戏规则,恍如密不透风的城墙。 但,2014 年底,微信朋友圈和公众号的开放,终于撕开了一道口子。微信公众号会精准地将内容推送给订阅用户,这和传统媒体的订阅如出一辙,只是切换成新媒体平台。横向对比这种效力,如果公众号粉丝超过 1 万,相当于一本杂志;如果超过 10 万,相当于一份报纸;超过 100 万,那就俨然是一家颇具影响力的地方电视台了。 最开始,公众号是全封闭式,不能看见公众号的粉丝数量,也没法查看阅读数,只有作者本人可以看到。 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一直在规避微博过度营销的老路。他提出,微信的产品策略是“去中心化”。他希望微信能搭建一个动态的生态系统——种植一片森林,而非建造一个宫殿。 微信拒绝过度媒体化尝试,没有显眼的公众号推荐位,不做公众号的索引和列表,一个新微信用户,甚至会找不到公众号的入口。如果公众号有诱导加粉的行为,有欺骗、版权问题的内容出现,微信还会采取严格的措施制止,轻则删除文章,重则封号。 尽管如此,各种自媒体还是蜂拥出现,开始推送文章,微信营销慢慢升温,有些自媒体人甚至开始明码标价,销售文章。 陈欣(化名),标准的技术屌丝。他在一家 IT 公司混了个不高不低的职位,拿着刚刚过万的月薪,在北京租了一间不到 20 平米的小屋。 当微信时代到来,他认为微信公众账号刷粉可能成为一个商机。他用一周时间写了一个小程序,可利用微信漏洞,给公众号刷僵尸粉。 陈欣开了一家淘宝店,作为首家涌入微信僵尸粉缺口的商家,他自信满满,但很快就发现情况并非所想。微信的粉丝数据并不公开,僵尸粉也无法带来阅读量,切切实实是“然并卵”的产品。 痛点在哪里? 2014 年 7 月,微信推送的文章开始显示阅读数,变成半封闭模式。就仿佛遮羞布被扯下,一些混迹自媒体平台的南郭先生难再浑水摸鱼——阅读数少得可怜,更别妄谈什么广告价值了。 阅读数才是真正的痛点。陈欣开始寻找新的漏洞,他发现规则并不复杂,只要将用户的手机硬件码和微信号提交给服务器,微信文章就会产生一次有效访问。因此,只要模拟出这些信息提交给服务器,就会被认为是一个新的微信用户在访问,产生新的阅读量。 刷阅读量的核心技术,他只用了四天就开发出来,在淘宝店上一推出,很快就有生意找上门。他采取薄利多销策略,100 元 1 万个阅读量。阅读量最高显示 10 万 +,因此只需要 1000 元,就可以刷出一个漂亮的最高值。 最高只能刷 10 万,这也是微信“去中心化”的典型表现,也杜绝了过度刷阅读量的现象,因此就不可能出现“王俊凯微博 4277 万条转发创吉尼斯世界纪录”这样的微博故事。 3 个月时间,陈欣的店铺就冲到了一颗钻,月入 3 万。他发现自己精力有限,又得上班,又得当客服,分身乏术。他请了一个小姑娘来当客服,每天接单,同时也开始谋划将生意做得更大。他搭建了一个网站,将系统植入,并开发了点赞、投票、加粉丝等多项功能,长期合作的客户可直接在平台上充值,下单购买各种服务,系统自动完成。 今年以来,刷阅读量的服务陆续在淘宝上出现,激烈的竞争将利润率拉低,现在 600 元就能刷 10 万个阅读量,12 元就能刷 1 万个赞。 像陈欣这样的综合平台也开始大量出现,古代(现已关闭)、顶点、红兔等平台,在水军圈里口碑极佳。以红兔为例,平台除了可以刷阅读量之外,还可以刷视频的点播数和评论,明码标价,优酷 2.5 元 1 万点播数,搜狐、腾讯视频 1 元 1 万点播数,售价极低。 与微博时代不同的是,微信时代尚没有形成类似“草根微博号”等几大阵营,也没有出现粉丝上千万的超级大 V。 根据第三方平台的最新数据,目前纯内容平台账号,排在较为靠前的有:逻辑思维,500 万粉丝;冷兔,480 万粉丝;冷笑话,330 万粉丝。而类似卡瓦微卡、微信路况等功能性的公众号,粉丝数接近千万。招商银行信用卡、滴滴打车、携程等官方公众号,粉丝则更多。 可见,微信时代,舆论领袖寥寥无几。 每个公众号也有广告报价,普通账号 1 万粉丝的单价是 100 到 200 块钱,发一篇广告文章的报价,就用账号的总粉丝数乘以单价。而一些行业的自媒体账号,因为对接的是垂直用户,报价略高,1 万粉丝报价为 800 块钱。一般客户可承受的最高价也就是一篇文章 5 万左右的微信推广费,再贵就卖不动了,因此冷兔这种百万级别粉丝的大账号,报价也是 5 万元一条。 与发帖、回帖、评论不同的是,微信时代的刷量操作并不需要人力介入,软件就能完美解决,水军似乎已无用武之地,与当年微博刷屏、全民引爆的风光不可同日而语。 在微信时代,营销变得很难实现。微信朋友圈的传播也是半封闭的,如果不是对方好友,就无法看到,要产生全民效应极难。施襄认为,类似“神经猫”、“脸萌”这种现象级传播事件是偶发性的,很难复制。 在微博时代,施襄只需要六七万,轻易操作就能登上微博热门排行榜,在微信时代,想要操作一场能刷朋友圈的营销,“恐怕需要两百万”。 微信时代,水军进入了蛰伏期,他们在黑暗中窥探,等待下一个引爆点。 但还有一小部分,采取另外一种方式活了下来。在微信兴起的最早时期,一些水军如法炮制,注册了很多账号,并在微信开通公众号后,将这些号养了起来。这些公众号虽然并无多少阅读量,但“微信搜索”的兴起,却带来了转机。如果在微信上搜索一个关键词,就会出现关键词相关信息和文章。 现在,已经有很多水军公众号开始卖文章,一篇 500 元。 罗洛(化名)组建了一个广告公司,对外宣称专注微信营销。实际上,他手里掌握了上万个微信公众号,有部分是他找人早期注册并维护起来的,但大部分是他从水军手中买来的,根据号的质量优劣,几块到几十块不等。 他利用这些号推送客户的软文,每篇文章间隔 5 到 10 分钟,同时再找几个真正有粉丝的优质账号发发文章。通过微信搜索,能达到刷屏的效果,有质有量,还真像那么回事。 水军账号发一篇报价 500 元,优质账号,按 1 万粉丝 200 元的单价销售。“但因为有刷阅读量的漏洞,就存在另一种灰色操作方式。”罗洛说,很多公关经理过来,只是想给领导一张“漂亮的 PPT”,因此他就可以用 500 元的水军账号发文章,再花 600 元将阅读数刷到 10 万 +。“70% 的项目费会给公关经理返点,当然这种方式就是做个数据,没有任何实际的传播效果。” 下一个决堤口在哪里?施襄预测,可能在微信完全放开评论之后,但现在的评论只在公众号筛选过后才能显示。微信亦步亦趋,所有功能都在测试中进行,如果发现苗头不对,会立即收缩。 水军蛰伏的时间恐怕会更长。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