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: 主页 > 网络水军 >
微博时代:网络水军鼎盛时期
时间:2015-11-06 14:3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2013 年前后,微博时代进入鼎盛巅峰阶段,也是水军的狂欢盛宴。 微博像一张大字报,传播路径由点到面。博主可以在大字报上肆意狂喷,粉丝则可赞可骂,点击“转发”,信息就完成再传播。一个人发一篇微博,如果有大量的人转发,就可形成舆论中心化,极易聚合广告效应。正因如此,微博才可以屡屡在营销活动中取得“一呼百应”的惊人效果。 微博史上最早的营销事件,当数“后宫优雅”事件。2009 年底,一个名为“后宫优雅”的微博突然火了,她自称美女一枚,有私人飞机,与许多大牌艺人私交甚好,还投资了电影《阿凡达》。三个月后,“后宫优雅 ”声称要代言一款网络游戏,停止更新微博,事件落下帷幕。 “后宫优雅”事件后,微博的“钱味”已呼之欲出。水军开始盯上微博这块肥肉,就像微博平台上的病毒,他们总是试图寻找游戏规则中的漏洞,通过入侵达到盈利的目的。 在微博时代,水军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,各司其职,各享利润,最早的渗透则从刷粉开始。起初,微博只需邮箱就可注册,而在网上可购买到批量注册的邮箱,100 块钱 1 万个,最常见的是 163、搜狐和雅虎邮箱。水军再用邮箱批量注册微博号,然后用号同时关注一个账号,达到刷粉目的。但这种方式效率太慢,耗费人工,很快就被更快捷而有效的软件取代。软件可批量注册微博号,一个号售价 2 毛钱。此外,也可直接刷粉,200 元可刷 1 万个粉丝。 微博进化到需要手机号注册时,得得发现一个漏洞,可以通过同一个手机号不停地绑定、解绑,注册 3 到 5 个微博号。后来随着业务量增大,就出现了基于漏洞的注册软件,得得从淘宝上批量购买账号。此时价格已暴涨,一个账号从 2 毛钱涨价到两三块,达人号 5 元,加 V 的号 15 元。 当频繁切换登陆和异常操作频繁,就会导致微博账号被封杀,需要手机号解绑。得得就会找到一些卡商,他们手头有几千个手机号,用于发送验证码,解绑微博账号。 在微博营销时代,施襄是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物。当时微博出现三大阵营:新浪草根微博排行榜前 50 名中,有一半属于“福建帮”,而杜子建、“酒红冰蓝”也各拥有十几个大号,他们三分了微博天下。而施襄,却整合了三大阵营之外的大部分势力,并让水军在其中发挥到极致。 施襄创办了 RIDICULOUS(可笑的,荒谬的)微博营销工作室,除《人民日报》报道过外,他从未从幕后走到过台前。有些人曾叫他“水军之王”,他说,“太 LOW,不要这么叫我”。 虽说高中就辍学闯荡江湖,但 1993 年出生的他还是个小年轻,稚气未脱。他把头发染成白色,觉得 “很酷”,但和他聊天不能超过两个小时,否则他就精神涣散,犯困不止,开始词不达意。因此,《创业家》对他的采访共进行了 4 次,每次两小时才得以完成。 2012 年,业界对于微博营销尚属摸索阶段。当时施襄正在一家电商网站做编辑。“那时候的号都挺小,没什么大号。有一天我们的公司想要推广,想让别的号转发的时候,我问了一下人家的报价,我发现很多人的报价全都信息不对称,有的报很高,有的报很低。我就把所有人的信息全部搜集起来,开了一个淘宝店铺,专门帮别人刷粉丝、刷转发,再帮大号接活。”施襄说自己就这样介入了微信营销水军行业。 当时,这门生意的利润率高达 300%。施襄站稳脚跟后,开始与一些大公关公司合作,接大单。万达影业旗下出品的《宫锁沉香》、《逃出生天》、《白日焰火》等影片,都曾交予施襄进行水军炒作。“《中国好声音》里的多亮等多位艺人,也曾让我包装”,施襄自称曾炒作过 80% 以上的一线明星。 2012 年贺岁档期,《一九四二》和《王的盛宴》两部同期上档的大片上演水军大战,双方互泼黑水。《王》的宣传人员承认在宣传过程中使用“水军”维护口碑,《王》的导演陆川也公开回应了被迫雇佣水军的事实。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,见不得光的水军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公众面前。 可笑的是,两边的公关团队都找到了同一个水军团队。水军每天组织力量刚骂完《一》是大烂片,转头又去骂《王》不堪入目。最终,这场大战让水军团队获利 50 万,但两部电影的评分都跌入低谷。 舆论大战是水军的吸金盛宴。施襄发现,对战的双方都会找水军,但水军的核心力量就集中在几个人手中。他们相互认识、相互勾兑,3Q 大战、加多宝对掐王老吉、魅族小米之争,无一例外。“今天我厉害点,明天你厉害点,再去找客户抬价,最终,获利的都是水军。” 施襄越玩越转,渐渐摸到舆论的脉搏,最后甚至可以让炒作的案子上微博热门话题。 “找 2000 个加 V 的账号,同一时间段发布同样的话题,就能变成热点;七八千人同时操作,就可以上热门头条。”施襄试错过十几次,寻找微博规则的平衡点,总结出窍门:核心主要在选号,假的号要尽可能跟真的一样,号越好就越不会识别成僵尸号,越容易上热门话题。但如果全都是真号,价格又太贵,因此平衡点就成了制胜关键。 而操作细节也非常微妙,比如转发时间不能太集中,间隔三到五秒为宜。施襄利用微博外挂,自己调试转发和发布的时间,做到以假乱真,骗过微博的审核系统。 施襄在完成一个营销方案之时,就像完成一件艺术品,通常他会将软件和人工合并操作,并请水军写手撰写评论,精心雕琢,以假乱真,难寻破绽。一次操作,施襄只需要六七万。而企业如果想去微博谈广告合作,上热门排行榜,则需要上百万。 微博时代后期,水军从狂轰滥炸开始变为重质重量。人们时常看到一些观点新颖、逻辑严密的评论,其实大部分出自高级水军写手之手,当然价格也不菲,售价 5 元之上。 移动互联网的爆发,将水军推向了巅峰。2013 年下半年,BAT 等互联网公司开始发力。施襄陆续接到一些互联网巨头的营销案子,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、小米都曾是他服务的客户。 不过,凡事都有兴衰。随着网络主管部门要求微博进行实名认证,舆论的开放时代宣告结束。同时,水军的野蛮生长时代也开始终结。 2014 年前后,水军几乎所有核心人员,都被政府“请去喝茶”。这是水军发展史的分水岭,他们越来越规矩,并且有了“底线”——政治是红线,不能碰;谣言、毁谤、维权的案子,利润再高,也不敢碰。此后,水军主要涌进两个领域,一个是娱乐炒作,另一个是企业宣传。 此时的施襄已年收入过千万了。他沿着北京到深圳、西安的高铁线旅行,漫无目的。就如他的工作室叫 RIDICULOUS(可笑的,荒谬的)一样,他在路途中感到荒诞与空虚,他此时已预感到微博时代的结束。微博没落,水军又该如何自处?
相关文章: